热图 分类 快递

抛弃颜色之争求变,泰国示威能否得偿所愿?

香港01 | 2020-10-21

泰国从7月以来掀起示威浪潮,并在近几天达到高潮,以学生和年轻人为主的示威群体连日占领曼谷市中心多个路口。此次示威与此前占据泰国社会运动核心的“红黄之争”大为不同。它以年轻学生为主导,以“三大诉求”(解散国会、当局停止骚扰异议人士,以及修改军政府2016年通过的新宪法)为主要诉求。示威者还无惧禁止批评王室的“不敬罪”(lèse-majesté),破天荒地要求限制泰王权力。

这也是泰国学生自1976年法政大学大屠杀后,重新担当政治运动的主力,而过往唱主角的红杉军(代表北部农民)和黄衫军(代表南部中上层阶级),却隐身不见。这也似乎预示了此次示威缺乏社会各阶级支持的特点,又或者说,泰国还没有准备好迎来一场巨变。

矛头直指军方王室

回溯此次示威的起因,主张限制军方权力的新兴政党“未来前进党”在去年大选中斩获81席,跃为500席众议院的第三大党。该党广受持进步理念的年轻人欢迎,不过泰国宪法法院今年2月以“未来前进党”党魁塔纳通向该党非法贷款为由,判处该党解散。泰国当即就爆发示威,不过由于疫情原因未能形成气候。

待疫情消散、曼谷逐渐解封后,“自由青年”(Free Youth)等学生联盟在7月18日在曼谷市中心的民主纪念碑前组织大型示威,约有2,500人参与,并延续至今。这些学生跳出了泰国过往政治运动中“城乡对立”的特点,直接将矛头指向王室和军方。

这些诉求,也概况了泰国体制中的最深症结,即王室和军方坚固的、凌驾于民选政府之上的盟友关系。在1932年泰国立宪革命后,国王确实一度只剩下“精神元首”的作用,泰王阿南塔玛希敦(Ananda Mahidol)1945年正是在王权旁落时遭到暗杀,其胞弟普密蓬(Bhumibol Adulyadej)继位时甚至不能自由出入曼谷。不过,到了1957年,时任陆军总司令沙立·他那叻(Sarit Thanarat)政变夺权后,王室和军队开始走上互相提高巩固地位之路。

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





泰国警民10月15日在曼谷街头对峙。(美联社)

| 共 4 页:1 2 3 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