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图 分类 快递

厦门男生前卖房打赏女主播,妻子起诉欲索250万财物

香港01 | 2021-05-04


不少人都会观看网络直播,甚至会为了支持喜欢的主播而“打赏”对方。中国福建厦门市的甄女士早前整理丈夫的遗物时,无意中发现亡夫将两套房产售出后,竟有一部分钱用于直播打赏、向女主播赠送礼物上,以至于她与家翁、家姑至今仍在外租屋居住。甄女士以未经配偶同意私自赠与他人大额财产,损害夫妻共同财产为由,控告涉事的网络女主播及直播平台,要求他们退钱。近日,厦门湖里法院开庭审理此案。

据中国5月3日报道,甄女士指出,丈夫杨先生2020年6月离世,她整理遗物时发现对方在某直播平台上,向一名女主播“打赏”赠与了价值逾250万元人民币的虚拟礼物。同时,她在亡夫与女主播的微信聊天记录中发现,双方不仅经常互道晚安,甚至会互相说“我爱你”,明显有悖于一般男女正常交往的关系,于是决定将女主播及直播平台告上法庭,要求返还亡夫赠与的财物。

原告代理人称,杨先生与涉事女主播长期线下见面,包括订酒店同行旅游,赠送各种实体礼物、床垫等生活家居类物品,并在七夕节等具备特殊情侣含义的日子,赠送具有特殊情侣含义的礼物。

原告代理人认为,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,杨先生在未经甄女士同意下,私自赠与他人大额财产,损害甄女士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共有权,她有权予以否认并要求被告退回。同时,杨先生向女主播赠与财物的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,损害社会公共利益,应依法认定无效。由于杨先生的部分赠与行为是通过直播平台进行,平台方应与涉案女主播共同承担相关赠与财物返还的义务。

被告女主播的代理人认为,杨先生在主播直播的过程中打赏并非赠与行为,而是一种网络文化娱乐服务消费行为。虽然杨先生打赏的总金额高达250多万,但他的充值次数有超过1.3万次,每次充值金额不大,因此不能证明充值行为侵犯了夫妻共同财产的处分权。

同时,用户对主播小额打赏的精神文化消费行为为真实有效,主播或平台皆不具有返还义务。被告作为主播,在直播间与用户互动或展示其才艺,现暂无证据表明其行为有违反法律或有悖于公序良俗。

直播平台的代理人表示,在2018年11月至2020年6月间,杨先生曾打赏过其他10名女主播,因此其充值打赏行为是消费行为,而非赠与行为,平台方没有退还的义务。

事实上,内地不时都有人控告直播平台或主播,要求索回“打赏”。惟据《民法典》合同编规定,用户“打赏”后赠予合同即履行完毕,只要不发生法定撤销的情形,主播可以拒绝返还财产,因此一般情况下成年人巨额“打赏”是不可再索回。 然而,在某几种情况下是可以索回“打赏”,包括未成年人、成年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“巨额打赏主播”,原则上可以追回;用公款打赏主播,赏金属于违法犯罪所得应予追缴;与主播存在婚外情等不正当交往时,属于违反公序良俗,主播依法应当予以退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