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图 分类 快递

《小舍得》热播背后:我们都在中式教育中寻答案

娱乐独角兽 | 2021-05-04

印象较为深刻的一件事是,有段时间我的父母希望我可以和班上其他的孩子一样学钢琴,为此还差点给我买了台价值十几万的钢琴,但在我多次抗拒之下,也就和“出国”一样不了了之了。

你问我有没有经历过“鸡娃式”教育。我的答案是完全没有。不仅我没有,我读中学时的所谓的“贵族同学”,也都没有。或者说,二三线城市的“鸡娃”式教育,只是洒洒水。他们至多也就是问问孩子考试情况,弱势科目上上补习班。稍微严格点的,可能会对孩子人生进行长远规划,如出国、学习什么专业等,并未像北上广这般具体到读书时候的每分每秒。

最近看《小舍得》看到有些糟心,一度让我耿耿于怀的是,来自普通家庭的米桃,在本该不需要懂事的年纪被迫长大,让人十分心疼。孩子的童年经历对其之后的成长路径十分重要。我很庆幸我的父母都是“夏君山”,也很庆幸我的同学们没有成为“欢欢”或者“子悠”。

“我希望她回忆起她的童年,都是无条件的爱,而不是一个想象中的‘完美小孩’”

姓名:JOJO,年龄:31岁,职业:雅思老师,城市:昆明

在我10岁的时候,我爸爸因为白血病去世了。我妈妈一个人把我带大,一直也没有再婚。我一直把爸爸黑白的相片放在钱包最里层,回忆起爸爸的时候还是常常忍不住委屈,如果爸爸陪伴着我长大该有多好?完成北京的硕士学业,在英国工作一年,回到昆明和初恋结婚以后,宝宝很快降临,生我闺女嘟嘟的时候也是九死一生,经历了顺转剖,两种罪都遭了一遍。

所以怀着对爸爸的思念,我给了女儿无限的包容和耐心,希望她健康快乐,而非“成功”,童年真的一晃而过,我希望她回忆起她的童年,都是爸爸妈妈给予的无条件的爱,而不是爱着一个想象中“完美的小孩”。我相信:小孩是会被惯坏的,而不是会被爱坏的。希望我的嘟嘟,你能明白啊。

在我看来,“鸡娃”是一个骗局,我们大西南的节奏是缓慢的,没有北上那种疯狂的内卷气息。很多爸妈接受不了自己的普通和孩子的普通,把自己的愿望和遗憾背负在孩子身上,想上清华自己上啊。

对于普通家庭来说,可能首先要意识到:精力和财力都是有限的,所谓全民精英教育,才是最大的消费陷阱。均值回归,最后都是平平淡淡的孩子,人要接受自己的平凡,僧多粥少,“读书改变命运论”也早就不再绝对。刘瑜在《不确定的时代,教育的价值》中说: 我们的教育不是鼓励年轻人发现自我,而是逃避自我。从独特的自我逃向平均的他者,个性逃向潮流,从冒险逃向安全……我的教育观是什么?其实就是两句话:认识自我、接纳自我。

| 共 8 页: 1 2 34 5 6 7 8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