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图 分类 快递

《小舍得》热播背后:我们都在中式教育中寻答案

娱乐独角兽 | 2021-05-04

我从小算数就特别快。原因是,读小学期间,我每天需要做完500道算数题,妈妈让姥姥帮忙掐时间,做错、或者超出时间,就需要重做。如此反复。

“小升初”升学考试中,我以全市第七名的优异成绩考入我市重点,也是被当地称为贵族学校的松德中学。当时,能够进入这所中学的孩子只有两种:一种是像我一样自己通过考试录取进去;另一种则是家庭条件优渥、有着人脉关系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。

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





也是从那开始,我有限的认知被无限打破。和我一起学习的同学中,有计划初三初四就要出国的“准留学生”,也有中学时期就立志要去人民大学读西班牙语的语言天才,还有很多老师题目还未写完就将答案脱口而出的天才儿童。我被重重打击到了。

改变是从那时开始。在接连经历了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、有些人生来就注定在终点的阶级冲击后,原本就不爱学习的我变得更加叛逆。那段时间,我开始在校内谈恋爱,在被老师和家长知晓后,我被学校“建议”转学。在松雷中学的日子,就这样结束了。

可噩梦仍在继续。从松雷转学后,我妈更加不甘心,托了很多关系将我送进另一所重点中学。或许是新环境刺激到我,在这里,我重新做回了家长眼中的“三好学生”,考年级前几、努力冲击重点高中……一切都在如母亲的计划进行着。可是没人知道,我理想中的快乐童年,一天都未曾有过。

我是个性格极度扭曲的人,这或许和我童年成长环境有关。我的母亲也是上一辈人中典型的“棍棒之下出成绩”的传统思想,在她的严打教育下,我考入重点高中、重点大学,可是人生也就如此,并未如她所愿成为“人上人”。

| 共 8 页: 1 2 3 4 56 7 8|